首页 玄幻魔法武侠修真都市言情历史穿越网游同人科幻末世恐怖惊悚其他小说 排行榜单 浏览记录
书问小说 > 玄幻魔法 > 沈蔓歌叶南弦全文免费阅读 > 第1277章 有些事儿不是你看到的样子
    沈蔓歌察觉到叶南弦的脸色有异,自然也想到了那次中蛊。

    那次本以为是怀孕,却将她的身体再次折腾了一次的蛊毒事件。

    沈蔓歌的眸子冷了几分。

    原来是韩啸!当时就觉得那个女人不会有那么大的本事,还以为是于峰做的,没想到和韩啸有关。

    也就是说韩啸和于峰是一伙的,或者说他们俩是合作关系

    想到这个可能,沈蔓歌的脸色冷了几分。

    瑶洛虽然在照看着韩熙晨,却也无时无刻不关注这沈蔓歌和叶南弦他们,当她感受到叶南弦和沈蔓歌冷然的眼神时,猛然多了一丝戒备。

    “你们想干什么

    我告诉你们,外面可都是韩爷的人,只要我喊一嗓子,你们就跑不掉了。”

    “我对他没恶意。”

    难得的,叶南弦居然开口解释了。

    现在的韩熙晨已经安静下来,像是睡着了,却让人心疼的揪心。

    叶南弦心情复杂,却还是管不住自己的脚走了过去。

    他的脑海里浮现出在叶南方墓地时见到韩熙晨对着叶南方墓碑哭泣的样子。

    这个男人终究没有那么冷血。

    叶南弦走过去的时候,瑶洛全神戒备,却被沈蔓歌给拉到了一旁坐下,不过她的眼睛一直盯着叶南弦,一旦叶南弦对韩熙晨要做什么,她随时随地准备着反击。

    对瑶洛的紧张,叶南弦不由自主的笑了笑说:“你对他倒是忠心的很。”

    瑶洛没说话,情绪也不受叶南弦影响,一直盯着他。

    叶南弦没再管瑶洛,而是出手看了看韩熙晨身上的伤口。

    他身上都是伤疤,新伤旧伤不断,最多的就是刀伤。

    当他看到韩熙晨心口位置的新伤时,叶南弦貌似有些明白了。

    这个男人每次都是自己放血拿出蛊虫吗

    他是疯了吗

    还是真觉得他是个不死之躯

    叶南弦的眸子顿时有些发红,心口也堵得厉害。

    他们弟兄三人,要真的说起来,貌似也只有叶南方活的自在了一些,却也是最短命的一个,而他们兄弟俩算不算难兄难弟

    明知道帮助自己能够受这么重的惩罚,居然还要出手。

    不管是苦肉计还是真心实意,叶南弦知道,自己的心软了。

    “带他走吧。

    既然韩啸不珍惜这个儿子,那就让他回到我身边吧。”

    叶南弦说完就扛起了韩熙晨,却听到了一丝呻。

    吟声。

    “你丫的是不是觉得我没死透,还想着给我补几刀呢

    叶南弦,我又不是你的人,什么叫回到你身边”

    韩熙晨的声音很小,气息很弱,但是听到他这句话的时候,在场的三个人都楞了一下。

    “韩少!”

    瑶洛猛地挣脱开沈蔓歌,一下子扑了过去。

    “韩少,你醒了

    你疼不疼

    我一会出去给你找止疼药,我……”“闭嘴!吵死了。”

    韩熙晨低吼一声,眉头微皱。

    瑶洛顿时闭了嘴,不过眼底全是担忧关心之情。

    韩熙晨却没看她,而是抬眼看了一眼叶南弦。

    叶南弦的眸子清冷,脸上也没多少表情,可是韩熙晨就是觉得这个时候的叶南弦特别可爱,特别温暖。

    “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死了没有。

    如果死了,我给你收尸。

    我已经把南方旁边的空地给凿出一座坟地了,你要是真没了,我把你葬在南方身边,免得南方一个人在下面寂寞。”

    叶南弦冷着脸淡淡的说着,清冷的语调冰冷无温,却让韩熙晨咧开嘴笑了。

    “你是多巴不得我死啊。

    叶南弦,放我下来,你们走不出去,原路返回是不可能的。

    外面现在肯定被戒严了,你们进来的深山老林估计已经被控制了。

    你们不出去,还有一条生路,要是出去了,那就是死路一条。

    你如果死了,谁给我收尸啊”

    韩熙晨咳嗽着,挣扎着从叶南弦的身上起身。

    瑶洛见状连忙扶住了他。

    “韩少。”

    韩熙晨这才看了她一眼。

    “怎么把自己搞的这么狼狈

    丑死了。”

    韩熙晨的话让瑶洛连忙低下头说:“在深山老林行动,为了方便所以穿成这样。”

    “扶我坐下。”

    韩熙晨被瑶洛接手了,叶南弦也没有再碰他,而是回到了沈蔓歌身边,将沈蔓歌揽在了怀里。

    沈蔓歌靠着他笑着说:“我觉得他说得对,现在这里属于灯下黑,韩啸怎么样都不会想到我们会在这里。”

    “恩,休息一下。”

    叶南弦扶着沈蔓歌在一旁坐了下来,并且从口袋里拿出了压缩饼干递给了她。

    “吃点吧,补充体力。”

    韩熙晨看到叶南弦的压缩饼干,不由得有些郁闷了。

    “喂喂喂,我是病号,我还这个样子,你身上有吃的,你居然不给我

    叶南弦,你好意思吗”

    “她是我老婆,给她吃的应该的,你是我的谁啊

    我凭什么给你吃的呀”

    叶南弦这话说的韩熙晨顿时觉得有些扎心了。

    “我是你的谁

    你不知道吗”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叶南弦直接干脆利落的说完,将压缩饼干给撕开了,随即递到了沈蔓歌的唇边,柔声说道:“这东西比较干,你慢慢吃,别噎着了,一会我去看看有没有水。”

    “好。”

    沈蔓歌的唇角微微上扬,拿着压缩饼干吃了起来,并且时不时地看向韩熙晨。

    她觉得和叶南弦斗嘴的韩熙晨简直像个别扭的孩子,挺好玩的。

    韩熙晨抿了抿嘴唇,有些郁闷的说:“叶南弦,你过分了啊。”

    “韩少,我身上有压缩饼干,我给你拿。”

    瑶洛连忙出口,却被韩熙晨给嫌弃了。

    “我不要你的,我就要他的。”

    瑶洛从没见过如此孩子气的韩熙晨,不由得愣在当场。

    韩熙晨却不管不顾的看着叶南弦说:“你给不给

    你如果不给我我就喊人了,让你们都留在这里得了。

    怎么说我也是韩啸的亲儿子,又抓到了你们,足以将功抵过了,回头我摆上一桌好吃的,我馋死你们。”

    这个样子的韩熙晨真的是让沈蔓歌开了眼界了,他忍不住的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叶南弦的唇角也微微上扬。

    “一块饼干。

    你至于吗”

    叶南弦看着韩熙晨,心情难得的愉悦。

    “你就说给不给吧”

    “给,你都这么说了我还敢不给吗”

    叶南弦有些无奈的将另一块压缩饼干扔了过去。

    韩熙晨连忙对瑶洛说:“快快快,拿过来给我吃。”

    瑶洛以为他是真饿了,连忙打开了包装递给了韩熙晨。

    韩熙晨吃的津津有味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后面去了。

    看着他如此开心的样子,叶南弦笑着说:“忘了告诉你了,这压缩饼干是你女人瑶洛给我们路上充饥用的。

    也就是说瑶洛身上的和我们身上的压缩饼干没什么区别。”

    韩熙晨微微一愣,随即看向了瑶洛。

    瑶洛连忙点头说:“是的,叶太太身体虚脱的厉害,我当时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所以就把压缩饼干给他们了。”

    沈蔓歌再次笑了一声,拽着叶南弦的衣袖小声说道:“你别这么腹黑。”

    “我是告诉他实情。

    这幼儿园的小孩子啊,就喜欢抢别人的吃食,总觉得别人的东西是好的,可是他不知道别人的东西其实是出自他们家的。”

    叶南弦这话堵得韩熙晨那叫一个郁闷啊。

    沈蔓歌本以为他会生气,结果韩熙晨却笑着说:“没事儿,我就喜欢抢别人的东西,哪怕是出自我家的也要抢,怎么着

    你有意见啊”

    那无赖的样子简直让叶南弦有些不敢苟同。

    “幼稚。”

    “你不幼稚

    你不幼稚你把我当幼儿园小朋友比”

    韩熙晨冷哼了一声,随即看了看手中还剩下的半块压缩饼干,突然就觉得不香了。

    “不吃了。”

    他直接把吃剩下的给了瑶洛。

    瑶洛也摸不准他现在是生气还是不生气,只能把压缩饼干放了起来,然后去找水。

    等瑶洛离开了,韩熙晨才看着叶南弦说:“我被关在这里应该会有三到五天的时间,我能保你的时间也只有三到五天。

    你还是今早想办法离开这里吧。”

    “如果我说不呢”

    叶南弦看着韩熙晨眼底复杂的情绪,心有不忍,却还是冷声问道:“湛大哥在哪儿”

    “他不在这儿。”

    “那他在哪儿”

    叶南弦对湛翊的执着让韩熙晨有些郁闷了。

    “你管好你自己就好了,你管他在哪儿干什么呀

    他死不了、你们都以为他被双规了,被带走了,或许会被秘密处决是吧

    那么我告诉你,没有!他一点伤害都没有受到!不但如此,这里还有一批军队任由他调遣。

    要不是他来了这边,我父亲也不会被制衡住。

    所以你真的没必要去担心他的死活和安危。

    相比较而言,你才更加危险。

    也只有你这个傻子会傻乎乎的跑来张家寨送死。”

    韩熙晨的眸子有些纠结。

    沈蔓歌和叶南弦顿时愣住了。

    湛翊在这边有一只秘密军队可以调遣

    那么他为什么不联系他和家里人呢

    上面大张旗鼓的把他给停止查办,甚至整出这一出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为了掩人耳目

    其实真是的目的是为了让湛翊来这边调查什么

    叶南弦突然想起了墨池的话。

    他说:“有些事情不是你看到的样子,老爷子心里有数的很。”

    突然间,叶南弦仿佛明白了什么,脑子一下子豁然开朗。
----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