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武侠修真都市言情历史穿越网游同人科幻末世恐怖惊悚其他小说 排行榜单 浏览记录
书问小说 > 都市言情 > 今天也在拯救男朋友 > 48.第四十八眼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苏甜毕业典礼当天, 林修远悄悄潜入礼堂。

    苏甜作为学校优秀学生代表进行演讲。

    她站在讲台上, 站的笔挺, 学士帽下一张脸上满满的自信。

    林修远站在角落里,看着灯光下的苏甜, 眼角就聚起浅浅的笑意。

    他的小姑娘, 长大了啊。

    苏甜不卑不亢的演讲完毕, 走下高台,回到自己座位。

    毕业典礼仪式继续。

    直到完毕, 礼堂灯光亮起,人群开始退散。

    林修远逆着人群走到第一排, 牵起刚刚站起的苏甜,走到高台。

    人群熙熙攘攘,他拿出一枚小盒,单膝下跪,鼓起人生中最大的勇气:“甜甜,六年了,我想了很久,决定在今天向你求婚, 你愿意嫁给我吗?”

    他的声音不高不低, 恰好淹没周边嘈杂,落尽苏甜耳朵。

    当然, 也落入了旁人的耳朵。

    不少人回过头来, 看了过来。

    林修远单膝跪地, 在众人的注视下, 耳尖都红了,但一双眼仍旧虔诚的看着她,要一个答案。

    始料未及。

    他藏的很好,苏甜一直不知道他在准备这件事。

    年少动情时的一句玩笑话,她早已忘掉,没想到林修远记到现在。

    还选择在今天,大学结束的最后一天,策划了这一切。

    他一个木头疙瘩,连扎人堆里都觉得万分不适,却选择给她一份这样浪漫的求婚。

    选择诏告这所有人,他对她的喜欢。

    眼泪是什么时候落下来的苏甜都不知道。

    连耳边起哄的声音都听不到。

    她看着林修远,眼里只有林修远。

    只觉得用全世界来换林修远她都不换。

    她手背捂着唇,眼泪扑簌簌掉下来,许久,缓缓朝林修远伸出手,说出了那三个字:“我愿意。”

    周围爆出此起彼伏的欢呼声。

    林修远面上浮现笑意,抖着手为苏甜戴上戒指。

    太激动了。

    戴了好几次手抖的都戴不进去。

    苏甜哭着哭着笑出声来,轻轻揉了他脑袋一下:“傻死了。”

    “......”

    林修远心神一定,才把戒指戴到她中指。

    站起身来,他把苏甜揉进怀里:“戴上我送的戒指,就是我的人了。”

    苏甜瓮声瓮气的埋在他怀里:“早就是了。”

    “这么开心的日子哭什么,我看看?”

    林修远捧着苏甜的脸,把她的眼泪吻干。

    人群中有人大呼——受不了,这他妈也太甜了!

    林修远苏甜相视一笑。

    功成名就的林言和顾钦从角落里走出来,送上一束玫瑰:“祝福你俩。”

    苏甜接过玫瑰:“你俩怎么也来了?”

    “这么浪漫的场面没有我俩你以为林修远是怎么想出来的?”

    “也是......”

    “......”

    ......

    苏甜大四毕业想了很久,和穆女士老苏李晓兰林书城林修远等人商量过,决定进军娱乐圈。

    虽然林修远表示她不需要太辛苦,他完全可以养她。

    但苏甜觉得靠自己的人生更有意义,她成为更好的人不是为了依附他人。

    当歌手自然挺好,但演戏苏甜也挺喜欢。

    现在恰好有这个条件,不少娱乐公司早就暗中向她抛来橄榄枝。

    说不动心是假的。

    苏甜把这事跟林泠说过了,林泠没有异议。

    她很爱才,对苏甜亦是亦师亦友,她有能力走的更远,她没理由阻拦。

    而且,苏甜对演戏只是玩票性质,写歌才是真正热爱的事业。

    她签了个算不上大但挺正规的公司,在一场演唱会后,接了第一个剧本,受邀出演女配。

    挑剧本的时候,她特意看过,这个角色演的是一名后宫嫔妃,主要是宫斗,没和男主或是男配有任何亲密戏。

    没办法,家里有个醋缸子在,就算进娱乐圈,她也只能是一朵小白花。

    但虽然是玩票性质,苏甜也演的像模像样。

    电视剧上映的后,风评不错,都说苏甜演技可圈可点,在新人里算得上是不错。

    关于这个,林言等人表示,苏甜在生活中就一直是个戏精。

    戏可谓是说来就来。

    进娱乐圈一点压力都没有。

    苏甜当时就翻了个白眼给她。

    当然,不可否认,苏甜在演戏上很有天赋。

    毕竟小时候也是在房间里罩着毛巾被子跟自己演过对手戏的人。

    总之,凭借这部剧,她又火了一把。

    再加上这部剧的片尾曲有她演绎,更是锦上添花。

    电视剧上映不久后,苏甜很快收到了无数邀约。

    苏甜给推的七七八八,只接了明年开拍的一部电影。

    第一部电影是一部反应现实题材关于校园暴力的电影,她在其中扮演的是一个被校园暴力的少女。

    整个电影的风格都走的暗黑路线。

    无处不透露着人性的黑暗和对这个社会的呼吁。

    拍电影的是一位新导演,没多大名气,拉来的投资并不多,片酬更是上部电视剧的零头。

    可苏甜不在意。

    她一眼相中了剧本。

    犹记年少时,因为工作的原因老苏总是调动,他们一家三口很少能在一个地方待很久。

    苏甜也从来没在一个学校完整的念下来。

    年少时,总有人不喜欢别人的与众不同,尤其是苏甜这样漂亮的转校生,总有人看不惯。

    那时苏甜还不是现在这样的性格,懦弱,胆小,任人欺凌,回家扑在穆女士的怀里哭成一团。

    后来长大了些,学了吉他,自信了些,也遇到了几个善良的人,护着她,才让她一步一步走出来,长成现在活泼开朗的样子。

    可这部影片中的少女,没有遇到这么几个人。

    她被欺凌致死。

    苏甜接下这个片子,是想让更多的人看到,希望那些做坏事的人生而为人,学着善良,也希望作为围观者的大多数,不要再继续冷漠,可以站出来拉一把。

    也许只是那一把,很多事就会改变。

    年后苏甜进组,以女一号的身份出演电影,四月份拍完全部戏份,杀青。

    杀青后好几天苏甜都走不出戏里。

    拍的时候,好些镜头,导演都哭了。

    本来只是一试,他没想到,苏甜就演的这么好。

    他看着苏甜,隐隐有种预感,他觉得,这部电影和苏甜这个演员,都会大爆。

    林修远不关心苏甜拍的好不好,听闻苏甜哭唧唧的给他打电话,他放下手头的事就回了家。

    年底的时候他和苏甜在B市买了房,准备就定居在B市。

    这会儿回到家,瞧着苏甜一个人孤零零的窝在沙发里,林修远心疼的不得了。

    变着花样哄了好几天,还带着苏甜出去玩了一趟,苏甜这才走出来。

    电影宣传在四月中旬,苏甜跟着导演跑了好几个城市。

    四月底,电影挤在一堆大制作的电影中上映了。

    上映第一天,看的人并不多。

    可当晚,这部电影就刷爆了各大网络平台,看过的人都评价——这是一部不得不看的电影,一部用了心的好电影,从剧本到导演到演员,都无可挑剔。

    于是之后的几天,这部名不见经传的电影一路窜上了票房首榜,力压一众大制作。

    真真正正的一路飘红。

    而苏甜,也再一次被卷入话题中心。

    五月中旬,苏甜正在物色新电影,收到了某颁奖典礼的邀请。

    颁奖典礼在五月底。

    这中间的时候,五月二十号,苏甜和林修远去扯了证。

    五月底的颁奖典礼,苏甜荣获最佳主演奖,有国内知名影帝亲手颁奖。

    有人发现颁奖典礼上苏甜春光满面,问及原因,苏甜只神秘一笑。

    九月份,相遇那一天,苏甜和林修远的婚礼秘密举行。

    没有通任何媒体。

    到场的全都是亲朋好友。

    温馨而甜蜜。

    婚礼在草坪举行,蓝天白云,微风徐徐。

    苏甜披着一袭白纱由老苏牵着一路走到林修远面前,郑重的交到他手里。

    林修远从他手里牵过苏甜,表情浓重像是得到了一件普天之下最珍贵的宝物。

    两人相对而站。

    林修远静静的看向她,一双眼睛虔诚而专注,眼里只有她。

    苏甜回望。

    四目相对。

    她听到林修远低沉的声音落在耳畔:“从高中到工作,从校服到婚纱,七年了。这七年里,第一次牵手是你,第一次拥抱是你,第一次打架是你,第一次落泪是你,人生中所有的第一次,都是你,所以,人生中第一次一辈子想跟一个人走下去,你也会答应我对不对?甜甜。”

    林修远不会说情话。

    可这次,他说的很好。

    每一句都戳到了他心窝里。

    因为这全部都是他的真心话。

    苏甜眼角发了红,她点点头,哽咽道:“我答应你,陪你走一辈子。”

    “苏甜,我爱你。”林修远声音微微颤抖。

    “我也爱你。”

    话音落下,林修远吻住了苏甜。

    一吻结束,司仪打趣道:“还没到亲吻环节呢,看来咱们新郎官很急啊。”

    林修远红了耳尖。

    两人交换戒指。

    戒指戴上,不仅仅意味着爱情的开花结果,还意味着责任,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他们都要一起走过,不离不弃。

    林修远庄重的在戒指上落下一吻。

    台下掌声响起,伴随着浪漫的乐音。

    穆女士李女士在台下红了眼眶。

    老苏和林书城相视一笑。

    这是人生最好的一天。

    七年前的这一天,他们相遇。

    七年后的这一天,他们结婚。

    ......

    一直到傍晚,宾客才四散而去。

    林修远抱着苏甜准备上车回家。

    一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老头截住了去路。

    “哎,我来晚了,不知道还能不能跟二位讨碗喜酒喝?”

    “你是谁?这里已经散场了。”

    “散场了就连喜酒都不给师父喝了?两个小没良心的,要不是师父我,你俩能走到一起?”

    苏甜眨眨眼,有些疲惫的问林修远:“你听懂了,这么老头在胡说八道什么?”

    “不知道,兴许是哪家跑出来的老年痴呆的老人家吧。”

    “......”

    “老年痴呆!你们两个兔崽子在说什么!”

    月老气的吹胡子瞪眼,他就是这段时间忙着给人牵红线才忘记了提前来找这两小兔崽子,这会儿那边刚忙完想起这回事就匆匆茫茫赶过来,没想到这俩小兔崽子半点不领情。

    苏甜看着老头凶神恶煞的模样,看了林修远一眼:“你说得对,我们赶紧走吧。”

    林修远扫了月老一眼,抱着苏甜绕过他就走。

    “放肆!”月老怒喝一声,上前一步,抬手在苏甜和林修远眉间点过。

    脑袋一痛,脑海了就有断断续续的记忆如潮水涌了上来。

    足足有十几分钟,走马关灯一般,林修远和苏甜看完了自己的前世。

    原来,两人前世是月老座下的弟子,因苏甜去人间游玩,遇到一场灾难,有个妇人偶然救了她一命,她甚是感激,想要报答。

    后来发现这妇人一生为善,却颇多磨难,临死还落了个死无全尸的下场。

    苏甜想不透,越想越觉得司命不公,她偷偷想了个法子,篡改了这妇人的命盘,许她一生美满。

    可她刚刚修成人形不久,不懂世间所有人的命盘都是环环相扣,牵一发而动全身。

    后此事败露,不该死的人死了,该死的好好活着,人间命盘大乱。

    为保苏甜,林修远跟司命星君坦白,担下全部罪责。

    司命星君一怒之下,贬林修远至人间,罚他尝遍七七四十九难。

    苏甜得知,去求月老。

    这两弟子本是他宫里莲池的一株莲和一尾锦鲤,沾染了宫内灵气上万年才先后修成人形,平日里拌嘴打闹,情愫渐生。

    可清泽那毛头小子脸皮薄,迟迟没能说出口。

    月老觉得这倒是个好机会,可以借此机会把青莲安排到清泽身边去,英雄救美,必能促成一段好姻缘。

    但七七四十九难有点太多了。

    他舔着老脸去求司命星君改改清泽的命盘,送了好些稀罕东西,又帮他修复命盘,司命星君这才肯答应。

    仔细一想,他简直是为这两个弟子操碎了心。

    脑海渐渐清明,苏甜和林修远对视一眼,眼神一变。

    苏甜有些害臊的从林修远怀里下来,朝着面前的老头拱了拱手:“师父,许久不见甚是想念。”

    林修远也拱了拱手:“师父。”

    “想起来了?”月老眯了眯眼,捋了捋胡子,瞪了两人一眼。

    “想起来了,恕弟子眼拙。”

    月老一摆手:“罢了,你们没良心,我这个师父总归是大度的。”

    “师父您最好了。”苏甜谄媚的凑上前:“你还要喝酒吗?我这就去买。”

    “你呀。”月老抬手在苏甜额角戳了一下:“就知道闯祸,倒是认错态度不错。”

    “师父教训的是。”

    月老笑了起来:“真拿你没辙,罢了,你同清泽回去吧,我过来看过就放心了。”

    “我们不须随您回天界吗?”

    “不必,你们命盘还没走完,我手头也还有要事。”

    月老捏了个决子,就准备离开。

    苏甜和林修远对视一眼,恭敬拱手:“恭送师父。”

    月老眨眼化成一抹青烟,只余下一缕心音飘进两人耳朵:“待你二人回来好好给我搓红线!”

    苏甜林修远:......

    ......

    林修远重新抱起苏甜:“站累了吧。”

    “不累,都给吓精神了。”苏甜仰头看着林修远:“你说师父也是,居然坑我。”

    “这事师父做的很好。”

    “你当然觉得好。”

    “你觉得不好吗?喜欢我你后悔了吗?”

    苏甜看着林修远蹙起来的眉,探一口气,抬手抚在他眉间:“呆子,我都喜欢上你了,还后悔什么?”

    “那这一辈子还作数吧?”

    “回天上也作数。”苏甜手一寸一寸掠过林修远的轮廓,觉得心口有些抽痛:“你为我吃了这么多苦,我又怎么会......”

    苏甜喉间一哽:“你说你,怎么那么傻?谁要你替我顶罪。”

    “别说顶罪,就是为你死,我都心甘情愿。”

    “呸呸呸,说什么呢!”

    林修远见她这模样,觉得吃再多的苦都值了。

    他轻轻笑了一声,低头在苏甜唇瓣上亲了一口。

    ......

    婚后两年。

    苏甜大部分时间用来工作,偶尔一年接一部剧本不错的电影,不错的电视剧。

    但有媒体敏锐发现,不管是电影还是电视剧,苏甜从来不接有任何亲密戏的剧本,甚至不惜放弃女一号。

    某一天的专访上,记者大胆问及此时。

    苏甜晃了晃自己白皙纤细的手指,上面赫然一枚钻戒:“不好意思我结婚了,我丈夫他不喜欢,会吃醋。”

    翌日,苏甜空降头条。

    评论里直呼这盆狗粮太甜受不了。

    当晚,苏甜回家。

    沙发上,林修远一手抱着她,一手拿着手机:“你公开了?不怕影响事业?”

    “你比事业重要,别吃醋了,我跟那个影帝没什么关系。”

    林修远轻轻哼了一声,扔下手机,抱起苏甜。

    走到卧室,把苏甜放在床上,林修远欺身而上,抬手把苏甜耳边的碎发挽到耳后,凝视苏甜许久,他说:“甜甜,今晚做一件十个月后会有结果的事吧,给我生个孩子。”

    苏甜盯着他看了半晌,主动吻上他的唇瓣:“好。”

    月色掩映一室旖旎。

    苏甜看着睡在她身侧的男人,轻轻笑了。

    她余生所求。

    不过一个他,一双和他像极了的儿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